后郭台铭时代,鸿海 9 大诸侯当家

时间:2020-06-25

后郭台铭时代,鸿海 9 大诸侯当家

「我绝对不会再回来!而且我绝对不再干涉!」这一天,鸿海创办人郭台铭在股东会后记者会再三向国际媒体宣示,将淡出鸿海经营。

6 月 21 日中午,他从鸿海总部股东会现场走下 1 楼大厅,现场瞬间变成选举造势大会,他花了一个多小时,一一和现场支持者拍照、握手。问到鸿海未来发展,郭台铭指着新任董事长刘扬伟,「你该问问他们,他们都很优秀」,此时此刻,郭台铭的注意力,已完全投入选战。

「但你还是鸿海董事?」现场国际媒体追问,郭台铭只表示,一步一步来。意思恐怕是,未来如果随着选战推进,也不排除辞掉鸿海董事。

没有郭董怎幺办  未来获利和配息  股东聚焦

不过,同一天的股东会里,小股东炮声隆隆,就在股东会前几天,鸿海股价一度触及 71 元的低点,过去一年来,紧抱着鸿海股票的小股东,对股价表现并不满意,小股东不断发言关心,「鸿海股价何时能超过净值」,到「公司 ROE(股东权益报酬率)为何无法往上升」。

今年,郭台铭正式卸下董事长一职,对鸿海获利会有什幺影响?

「7 月中,国民党党内初选结束,才看得出郭台铭淡出鸿海的影响。」一位鸿海前主管观察,如果郭台铭在初选中胜出,他将投注更多心力在选战中,也更有可能按照计画,淡出鸿海董事席位,将股权交付信託。

这次股东会上,鸿海选出新任董事长刘扬伟,接下郭台铭的棒子,还增设副董事长一职,由李杰出任,加上新的经营委员会,由 9 人小组管理鸿海,种种迹象显示,如果郭台铭持续淡出,鸿海将走上各事业部共治的「诸侯政治」,鸿海的经营策略将出现重大转折。

委员会是由 4 位董事和各事业部门负责人共同参与运作,刘扬伟解释,成立委员会是「因为整个鸿海规模的複杂度」,需要有了解事业体的人共同讨论,委员会的任务就是协调、讨论,委员会每个星期会召开一次,「重大议案要三分之二通过,交由董事会承认」,但他认为,委员会只是负责协调,董事会仍可越过经营委员会提案。

后郭台铭时代,鸿海 9 大诸侯当家

鸿海 9 人经营委员会成员左起为:林忠正、林政辉、吕芳铭、卢松青、刘扬伟、李杰、黄秋莲、姜志雄、黄德才。

没有郭董谁做主  仿效中共政治局  集体领导

但也有人形容,经营委员会的设计,就是仿效中共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制度,因为,董事会不会天天开,但经营委员会却是每週讨论,而且,经营委员会里有包括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在内的 4 名董事,委员会同意的议案,要被董事会推翻也有一定难度。

现在,郭台铭仍在鸿海董事会,仍可否决委员会的议案,但如果他真的淡出鸿海董事会,经营委员会就会是鸿海最重要的经营核心。《财讯》採访新任董事长刘扬伟,未来谁担负总经理的责任,他也表示,这要看新的经营委员会。显示郭台铭交棒后,集体领导已成定局。

为什幺是这 9 个人?《财讯》採访多位鸿海集团高阶主管,得到的结论是,这 9 个人各自代表集团内重要的产品和业务。

一位鸿海前主管观察,手机、电脑、电视 3 个最重要的产品,代表鸿海内部最重要的事业群,「一定会有人当代表」;再仔细观察,林政辉负责和 iPhone 相关的 CAA 事业群,iPhone 和手机製造是由他扛下。

中尺吋的电脑与平板萤幕,则是由姜志雄负责,这几年,鸿海要让他的团队进军可携式、穿戴式装置业务,大的产品代工事业,也都在他手上。

最大尺寸的电视产品,则与林忠正有关,谈到林忠正,8K 就成为最重要的关键字,鸿海在这部分的规画,不只是要攻显示器,而是把 8K 显示器能处理的大量资料与人工智慧做结合。

鸿海起家的连接器事业,则由卢松青领军,5G 等网通相关产品由吕芳铭负责。这 5 个人代表鸿海内部目前最重要的 5 个事业。

郭台铭淡出后,最了解郭台铭的总财务长黄秋莲自然浮出水面,和财务总处财务长黄德才一起参与集团最重要的策略讨论。

没有郭董怎发展  4 席董事  代表未来新事业

不过,有些鸿海的重臣,并未出现在这份名单里,如打造 iPhone 的功臣徐牧基,成功拯救夏普的戴正吴,领导非苹手机部门的池育阳。《财讯》採访得知,徐牧基因为个人健康因素,几个月前淡出日常营运,由和徐牧基合作多年的林政辉代表。《财讯》採访戴正吴,他只表示,徐牧基「没有退休,只有帮多帮少的问题」,间接证实他的健康状况。

戴正吴接受採访时也表示,夏普和鸿海都是上市公司,因此他不能参与鸿海的经营委员会,《财讯》进一步追问林忠正和夏普的关係,戴正吴表示,林忠正代表的就是他原本主持的消费性电子事业群。

至于池育阳,外界观察,因为去年他负责的富智康亏损扩大,因此无法加入本次的经营委员会。

在鸿海,赚钱的事业单位走路有风,要集团投资,要分红,都要看绩效和成绩单,但如果只看现在,公司又无法投资未来。因此,郭台铭做了一个很特别的决定,不但让领导半导体的刘扬伟接任总经理,还增设副董事长位置,让领导工业互联网的李杰出任,在鸿海法说会上,刘扬伟打出投影片说明,鸿海的 4 位董事候选人,代表 4 个未来发展的新方向,在李杰和刘扬伟之外,吕芳铭和卢松青分别负责 5G 和车联网新事业。

那幺,过去大力投资的品牌等新事业,还会是重点吗?面对问题,卢松青的回答是,「我们的方向很清楚,5G、AI、IC、工业互联网,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」,他进一步分析,鸿海未来会着重工业互联网、车联网、健康网的发展。刘扬伟则补充,未来品牌的发展,将交由各子公司自己负责。换句话说,鸿海已经改变策略,子公司要投资品牌,就得自己想办法把投资赚回来。

鸿海新一波方向调整已经开始。鸿海财务总处财务长黄德才表示,鸿海「未来不是追求高度成长」,他在法说会上讲,鸿海接下来要追求「质的成长和获利的确保」,鸿海调薪,就是因为未来需要的是工程师,不是作业员。

他拿鸿海的资本支出分析,在成都和郑州盖厂时,鸿海的资本支出曾高达一年台币 700~800 亿元,但未来投资在纯製造上的金额,可能只有台币 300~500 亿元,把钱花在策略性投资、购併上。

没有郭董怎经营  精简成本  放眼 5 年早布局

法说会上,法人关心鸿海获利率下降的状况,因为,鸿海新经营团队虽然大谈数位转型、工业互联网,但这些都需要大投资,能不能赚回来?黄德才则表示,「希望初期能维持过去几年的水準」。

像半导体产业,黄德才就表示,鸿海不会做昂贵的半导体製造,会从 IC 设计、半导体设备开始投资。

过去,在郭台铭领导下,他擅长激起所有人的激情,不计代价的地攻山头,结果有成功,也有失败。在郭台铭交棒之后,专业经理人治理鸿海,走的是理性路线,专业经理人恐怕没有本钱像创办人一样,订一个可能会失败的目标。

而且,过去鸿海走「独裁为公」的路线,一个人说了算,反应速度可以极快;但现在改由集体领导,效率恐怕很难和一人领导相比。各路诸侯也必须先想办法交出自己的成绩单,才能维持在经营委员会里的话语权。

未来,鸿海恐怕将走上精实路线。一位业界人士观察,郭台铭早已对未来 5 年能发展的机会都进行布局,但未来 5 年,「景气不太好,我的判断是,人会精简,但配息会稳定。」他观察,现在大环境不好,精简成本会是重点。

新经营团队是否值得股东继续投资,鸿海的营业利益率未来能否上升,配息能力能否改善,将是最重要的指标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