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决塞车的方法,可以用来解决急诊壅塞吗?

时间:2020-08-05

新闻报导,急诊人满为患,新闻又报导,急诊不赚钱,所以常常变成医院管理阶层开刀的对象。听起来很弔诡,人满为患的排队名店怎幺会赔钱?

公地的悲剧:大家都可以享受,等于大家都享受不到

我在前一篇讨论塞车的文章中,提到了公地悲剧的定义和解决的方法,在这里跟大家複习一下。

公地悲剧就是说,如果一个资源,人人都可以使用,人人都可以佔有,在你想捞一把,我也想捞一把,不捞白不捞的心态下,最后这个资源会枯竭,会耗散,会失去它的经济价值。

就像海里的鱼,不打白不打,你也打他也打,这时候海里面剩下的鱼,就会从大鱼变小鱼,最后变没鱼。

又或是一棵苹果树,如果没有主人,那幺你摘我也摘,这时候你摘了我就没有了,我得提前一天摘;你摘的是红苹果,我提前一天摘,摘到小一点的红苹果也没关係;别人一看不赶快摘不行,再提前一天摘,还有绿苹果;再早下去,苹果就都没有了。红苹果变小红苹果,再变小绿苹果,再变没苹果,这就是公地的悲剧。

有了这个知识基础,我们再看急诊面对的困难,就不会觉得奇怪了。人满为患,又失去了经济价值,正是公地悲剧(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)的两大特色。

《看见台湾》就是看见台湾公地的悲剧。

雪隧塞车塞到比走北宜还慢也是高速公路版的公地的悲剧。

解决的方法,很简单,就是确定这个资源的产权,交给私人经营,或是由政府或私人根据使用情况,订出排队或价高者得的快速通关服务,给民众多一个选择。就像一兰拉麵那样。

急诊的壅塞也可以靠以价制量的方法来解决吗?

健保制度下,政府给医院的急诊扣上了公共服务的大帽子,让医院失去了议价能力,没有办法各自根据壅塞的程度调整收费价格。结果看急诊收的钱基本上跟门诊差不了多少,大医院的急诊跟小医院的急诊收的钱也差不了多少,病患基本上是把急诊当作小七在使用。

结果想拿药,但是嫌门诊要等太久的人,去挂了急诊。一阵激情过后,发现忘了带套想拿事后避孕药的人,去挂了急诊。然后还有人是:「明天出国所以来急诊」、「落枕一星期了,睡不着想马上好」、「脚上发现小伤口所以叫救护车来急诊」......族繁不及备载。

这些人通通都挤在了急诊。由于价格管制,政府强制把收费订得太低,结果本来应该收治中风,心脏病,车祸的急诊,就吸引来了上述各种各样怎幺样看也消化不完的轻症病人。然后一有真正的急重症要急救的时候,急诊就瘫痪了。急诊变成了慢诊,失去了它的经济价值,公地悲剧就这样形成了。

除了以价制量,没有别的方法了吗?

真正需要看急诊,觉得自己病很重的病人(是觉得自己病很重而不是真的病很重)因为被轻症病人挤在后面,又没有多出钱先看的选项,只好展开各种价格以外的竞争。大吵大闹者有之,暴力攻击医生护理师者有之,拉关係找门路者有之,假装演戏者亦有之(明明走路来急诊,一进门要求要坐轮椅等等)。等的时间久了,有的轻症就变成了重症而没办法及时处理,威胁要告医生,甚至真的告的人就更多了。

价格以外的竞争各式各样,但没有一样能够真正解决问题。

根据老邓给个说法的邓政雄医师给的资料,医疗诉讼,在全民健保1985年开办之前到2011年以来,不管是民事案件(每年35件上涨至132件)还是刑事案件(每年102件上涨至414件),都大幅上涨了几乎四倍之多。

解决塞车的方法,可以用来解决急诊壅塞吗?

对于管理层来说,一个部门不赚钱,又很容易被告,需要花费大量的法务跟金钱赔偿来支援,而且因为壅塞的关係,急诊虽然物理上还存在,但是已经失去他所有的经济价值,和各科别的门诊没有什幺两样,甚至因为不像其他专科可以向病人推荐自费升级的服务而更加弱势。要整併裁员这个部门变成是很理所当然的选择,就算因为今天变成社会事件,所以暂停这个动作,明天还是会想方设法用别的方法来弥补损失。 将来出现更多没有急诊的医院也是很合理的。

人不如狗

急诊壅塞问题,在政府提供廉价医疗的国家,是非常常见的问题。美国着名节目主持人 John Stossel ,在他的书里面讲过一个有趣的事:

为什幺?因为人有政府提供的全民健保,而动物没有。动物用的是自费,价高者得,所以动物到了,就可以得到服务。人不行,人得等。

急诊根据壅塞程度浮动收费,或是设置高额收费的快速通关服务,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让急诊仍然是急诊。

如果让急诊根据壅塞程度浮动收费,或是设置高额收费的快速通关服务,一定会招来医院唯利是图的批评。但是有没有赚钱不是重点,赚到的这些钱,设置一个帐户来改善医护的劳动条件很好,做公益也很好,甚至为了以正视听,把钱丢到湖里也没关係。

我们来做个思想实验,如果看个急诊需要两千块,谁会先离开?拿事后避孕药的人会先离开。三千块呢?落枕一星期了,睡不着想马上好的人会接着离开。到了五千块呢?脚上发现小伤口所以叫救护车来急诊的人也会离开。六千块呢?那些觉得自己病得很重,觉得医生看太慢然后跟医护吵架的人,听到说要六千块才能很快看得到医生,也会开始重新评估自己的病情,可能就会决定明天再来看门诊,或是去比较不拥挤,比较便宜的小医院了。(就算是有钱人,不赶时间的话,也不一定会愿意付费的。)

只有那些可能是中风,心肌梗塞,车祸骨折的人会留下来。不只会留下来,还会因爲不用等候,而觉得这些钱花得很值得。医生也因为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的评估跟治疗病人,发生医疗失误跟医疗纠纷的机会也大为降低。(说可能是中风,心肌梗塞,车祸骨折,是因为确定是的,一开始就会被检伤分类出来,一定会先看,不确定的才会需要放在后面排队,或选择是否要花钱先看。)

价格,筛选的不是贫富,而是需求。收费,是为了让急诊仍然是急诊,而不是慢诊。

政府天天喊着分级医疗,却只增加那不痛不痒的一百块,考虑到通货膨胀,这一百块几乎等于零,难怪缓解急诊壅塞的效果也等于零。急诊壅塞想要多久,就能有多久,但,跟解决好药短缺和健保黑洞的方法一样,只要一纸命令,放开价格管制,让各大医院小医院尝试根据自己的壅塞程度来定价,要它结束,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