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那都是别人的梦:《迷梦钻石岛》

时间:2020-06-17

但那都是别人的梦:《迷梦钻石岛》 

  说来有点老套,乡村青年为了维持生计到都市打工,然而残酷环境、贫富差距,使其渐渐迷失于灯红酒绿的繁华中。《迷梦钻石岛》(Diamond Island)故事背景在柬埔寨的钻石岛──昔日关痲疯病患的荒凉小岛,今日豪宅建案的开发区。男主角博拉(Bora)离乡背井,白天在建筑工地当工人,盖着自己永远买不起的大厦,夜里和朋友外出,感受大城市的霓虹与喧嚣。一日,他偶然与多年前就离家出走的哥哥索雷(Solei)重逢,在索雷的引领下渐渐进入他从不曾参与的纸醉金迷。他摆荡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之间,以为能为自己的明天找到出口,然而,当梦醒的时刻终究来临,他不得不意识到明天也许没有出口。

  老故事如何再说一次?《迷梦钻石岛》以饱满的人物与情绪取胜,情节上并无太大起伏。电影的节奏悠缓而抒情,透过博拉一双外来者的眼睛,观众很快能从这个腼腆沉静的主角身上,看见外界映照的虚浮和迷茫,无论是和几个工地好友不着边际的晃蕩,或者遇到索雷后亲身体会的城市浮华。电影中的对白是克制的,许多话未曾真正说出口,许多情感也总是点到即止。博拉温顺地承受着生活,即使和索雷的一行友人出游,也总是温和地看着他们恣意嬉闹。与其说《迷梦钻石岛》是劳工生态的写实描绘,不如说是聚焦于害羞少年的成长故事,虽然或多或少带着一种过于诗意的想像,但业余演员的本色出演,为电影增添了真实的生活气息。

但那都是别人的梦:《迷梦钻石岛》

  博拉与工地附近的女孩成为恋人,女孩告诉他在她祖母年轻时,金边曾经下过雪,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了金边的高中,彼时女孩的祖母青春貌美。这段耳畔低喃的恋人絮语,却成为摇摇欲坠的金边梦的诅咒,博拉和女孩约会完回到工地时,毫无预警地得到挚友工安意外的消息,接着又与其他朋友大吵一架。女孩半夜探访心事重重的博拉,两人无言对坐,忽然就降雪了,这真是神来之笔,热带的夜里,雪落无声,梦醒时分毫无预警地到来,却又温柔到恍若无伤。这种温柔是本片最大的特点,许多残酷的段落,皆以一种饶富诗意的方式展现,重重提起,轻轻放下,所有无处可去的心事。

  也许因为这种诗意的叙事使然,故事背景虽在发展中的郊区,里头的一干角色,却有一种比都市青春更为纤细脆弱的特质,像是博拉与索雷的一行友人窝在豪宅里看的3D投影蝴蝶:精巧、细緻,种种细节栩栩如生,却不拥有真实的生命,只能依靠投影的光源而活。片中的摄影一再强调城市夜里的光,无论是舞池的灯效、酒吧的招牌、游乐场的设施、工地的照明,甚至手机的幽光,彷彿一旦抽离光源,众角色便顿失所依,打回原形成苍白的幽魂。

但那都是别人的梦:《迷梦钻石岛》

  在对未来的展望背后,村子里的母亲象徵两兄弟过去的生活,索雷早已切断与过去的联繫,博拉却一心盼望他们能一起回去,这是他对索雷(也是对自己)最大的误会。而当母亲死去,博拉终究被迫与过去的生活告别,葬礼过后,他在屋后树林中寻找索雷曾提起的一棵爬满藤蔓的树,却遍寻不着。镜头里沉静的绿意,与五光十色的金边形成强烈对比,然而博拉选择的城市生命,却必须仰赖那些迷幻的灯光。找不到的树是找不到的根,也暗示博拉将要选择(或被迫选择),一种非己所愿的无根生活。

  电影开头即以夸张的手法对比贫富之差,「欢迎来到钻石岛」的看板是为有钱的投资客而设,生存于城市角落的工人,就如同工地的存在本身,只是一种过渡时期的混乱,他们不属于房产广告中那个即将到来的明天,大厦落成后就必须消失。正如这个迷失于城市的故事,以前已经发生过,以后还会继续发生,很快就会被人遗忘。迷梦钻石岛,但那其实都是别人的梦啊。

电影资讯

《迷梦钻石岛》(Diamond Island)-Davy Chou,2017 [台湾]

2017台北电影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