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需要当全世界最好的妈妈,而是该当孩子眼中最真实的妈妈

时间:2020-06-17

我们为何需要干扰自己,而干扰又会对我们的教养方式造成什幺影响呢?以科学角度了解我们追求快乐的欲望,是解开谜团的一块重要拼图。

你不需要当全世界最好的妈妈,而是该当孩子眼中最真实的妈妈

我们人类的大脑充满化学物质,包含神经传导物质(neurotransmitter)神经传导物质是负责在大脑神经元(neurons)间传递信息的化学物质。多巴胺是神经传导物质的一种,负责我们的酬偿系统(pleasure-reward system),让我们感到愉悦和快乐;缺乏多巴胺会让我们专注力降低、缺乏动力、嗜睡,甚至忧郁。一般认为多巴胺浓度低的人缺乏生命热忱,因此当浓度降低时,我们会尝试藉由外力增加多巴胺浓度。我将这类活动称为干扰。有些增加多巴胺浓度的干扰行为──或称因应机制──牵涉到特定的食物或行为,例如:咖啡因、糖、垃圾食物、兴奋剂、药品、酒精、科技产品、香菸、血拚、聊八卦、疯狂追剧、埋头工作、过度运动等等。每当你滑一次手机,大脑就多获得一丁点多巴胺的刺激。这就是我们离不开电子装置的原因。

许多大人和孩子都有相当大的糖瘾。就我来看,糖真的是触手可及的毒品。身体对糖和酒精成瘾,会出现极为类似的反应。连许多婴儿配方都出现糖的蹤影。拥有饮食与营养学硕士学位的芝加哥儿童牙医凯文.博伊德(Kevin Boyd)说:「我们是在训练孩子渴望糖分。我认为所有含蔗糖的配方……造成孩子对糖上瘾。吃糖引发脑内分泌多巴胺,糖就让人感觉舒适。」

我们很多人可能从婴儿时期开始就对糖成瘾,并依赖此种平衡生理化学的反应。这可能是导致我们用干扰行为增加多巴胺浓度、替自己纾压的原因。一旦你必须仰赖外在的多巴胺带来刺激,就很难活在和孩子相处的当下。

我长期受依赖性倾向人格所苦,可以证实每当我想利用物质来纾压时, 就非常难以投入当下。坦白说,你敢承认有多少次,在你跟孩子相处时,心里却想着那个会让你舒服一点的「东西」?这是个恶性循环,因为当你越逃离当下、追求舒适感,事后独处时就会感觉越糟,罪恶感越强。然后,你会用更多干扰解放自己的罪恶感,依此类推,形成无限循环。这就是由羞愧─干扰─罪恶感随机排列形成的无限循环。

身为人类,爱与归属感是我们的基本需求。我们透过家庭和社群,建立人际关係实现这项需求。然而,当这些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时,多巴胺浓度便开始降低,让我们感到失落。为了因应这种不舒服的感觉,我们开始寻找增加多巴胺浓度、舒缓自己的方法,这就导致我们对干扰行为产生依赖。这正是我将干扰称为因应策略的原因。你下意识不断寻找纾压方法,透过食物、科技产品、药品,或是其他你常採取的干扰行为,虽然只能发挥短暂的作用,却也成为摆脱不了的习惯。

要破除这个魔咒,必须从当觉知家长,真实参与孩子的生活开始,我们在上一章已经提过这点。每个人成为觉知家长的方式都不同。对多数人来说,方法之一是不要只採用在社群网站上看起来有用的方法。你的孩子真正想要的,只是了解真实的你,并花时间和真实的你相处而已。

真实的我骂髒话的频率多到让孩子看不过去,甚至会督促我用其他沟通方式来取代爱骂髒话的习惯。他们很爱纠正我,造成我们之间上演爆笑的角色互换戏码。这些年来,我已经驾驭了内心那个出口成髒的卡车司机,但我嘴巴还是有点坏,有时会祸从口出。当我这幺做时,我在孩子面前表现的是真实的自己;这是真正投入的关键。我们藉由大方分享自己所有的面目,增加与孩子更多的互动,这能为双方的紧密关係建立扎实的基础。你难道不希望真正了解孩子? 或让他们了解真实的你吗? 你可以开创这条路(虽然这可能跟你想像中世界上最棒的妈妈不太一样)。我的重点是,你不需要当全世界最好的妈妈,而是该当孩子眼中最真实的妈妈。

记录并揭露你用来纾压的「事物」,接着辨识什幺情境或行为会让你向干扰求助。着手找出模式,你便能明白为何情绪会掉到谷底,导致你得靠因应策略纾解压力。同时提醒自己,我们都只是凡人,只是想寻找降低负面情绪的方法而已。瞧不起自己只会阻碍你的成长,请专注在自我察觉和自我接纳上。当你找到自己的干扰模式后(也极可能是你父母惯常使用的),便能练习更多正向的教养方法。若你不断练习新的教养工具和概念,便能建立更健康的教养模式。

你不需要当全世界最好的妈妈,而是该当孩子眼中最真实的妈妈《放过自己吧!「完美妈妈」根本不存在》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