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亨KgBaruKahang‧蕴藏在恬静里的丰盛

时间:2020-06-26

嘉亨KgBaruKahang‧蕴藏在恬静里的丰盛《易经》曰:“亨嘉,亨者,嘉之会也。”,比喻优秀之物一时聚集的盛况。亨嘉反过来唸就是“嘉亨”(Kahang)了。玩味的是,在国语里,“Kahang”的含义却是“臭味”(Busuk)。在柔佛,的确有个地方叫嘉亨新村(Kg.Baru Kahang),位于柔佛居銮(Kluang)和丰盛港(Mersing)之间,距离居銮约36公里。外表看来毫不起眼的当地盛产棕油,佔农作物约90%,龙珠果则是近年来热门的农作物,随处可见她的影蹤,还有榴槤、山竹、水晶黄梨等。于是,农作物盛产的季节,外人就会看到一辆辆罗厘载着一箩箩彷如绿宝石、红宝石、翡翠、玛瑙等收成,在大路上呼啸而过。3月8日后,当地诞生了一名国会议员,也是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。他提起家乡的风土人情时,脸上流露一种温润的神情,说到有趣好玩之处,眉飞色舞,笑声连绵。他记得,当地现有的小贩中心的前身曾是戏院、书局和小吃摊的集中地,他在那里度过充实又快乐的年少时光。例如清晨雾浓,他在印度小吃摊吃酥香的印度煎饼。炎炎午后,他爱在“青年书局”前一张长桌,与人下中国象棋。傍晚,他的玩乐战场可从棋盘移至书局对面的篮球场,晚上,眼球就落在戏院里的大荧幕上,与剧情牵缠。何国忠:看电影雨水过滤虽然戏院名为“丽宫露天电影院”,却是锌板建成,露天的,只有少部份的后座是有遮盖的,俗称“一号位”。院线放映王羽、李小龙等主演的电影,每晚只有2场。即使卖座电影也只上映1、2天,因为观众人数只有那幺多。爱看电影的何国忠说,戏票是大人5毛,小孩3毛,“一号位”8毛。如果下雨时,锌片滴落的雨水和雨伞成了电影的“过滤镜”,形成坐“一号位”者要先看一滴滴雨水、一朵朵伞花后,才看到大银幕上的剧情。而他是不爱坐一号位的人。“当时的人都觉得,给了钱,即使下雨也要看完嘛。遇到好心者,自然会让开,查票员也会把撑伞者赶到一旁。”何国忠在中学时期,长年累月,每天吃“Panjang”(因档主长得高而得名)印度煎饼或椰浆饭达6、7年。当他在马大读书时,嚐遍方圆10公里内的印度煎饼,发现没有一档比嘉亨的来得好吃。“80年代的嘉亨仍没有邮政局,由大街的一间店充当代理,每天由“丰盛港巴士”来收集邮件,送往居銮的邮局处理。……现在的邮政局所在地以前是一大片草场。”现今,村民下棋的地方移至拿督公庙前的大树下,篮球场上还可看到小人儿跳跃投球的身影,何国忠回乡就会到处走走,看别人下棋、打球……温故而知新。道路以鱼命名嘉亨的路名有一个特色,就是多以鱼类来命名,例如大街是顺风鱼1路(Jln Senohong 1)、拿督公庙旁的鲨鱼路(Jln Yu)、嘉亨华小位于剑鱼路(Jln Todak),丰盛港路22里处的嘉亨柅轮店旁的西刀鱼路(Jln Parang)等。其实,当地也有不少河流和大小不一的湖泊让钓鱼者流连忘返,好像嘉亨河(Sg.Kahang)、山番河(Sg.Asli)等,可钓到生鱼、多鳗鱼、尖头斑鱼、水马骝、刀鱼、红吉罗和淡水虾(罗氏沼虾)。美中不足的是,由于商业化的捕鱼和森林逐渐减少,造成当地的鱼量逐年渐少,令钓鱼者叹惜。从嘉亨也可前往云冰国家公园(Endau-Rompin),钓鱼者也把钓鱼版图扩至那里,与自然进行一场又一场的搏斗。听听老嘉亨的话……杨宝兴(58岁)在1956年从中国永春南来时只有6岁,就在嘉亨生根发芽,并活跃于社团活动。他披露,近年来,当地的一些基建有所提昇,包括建了一个大型有盖球场,平时可让青少年打球、老年人练太极拳或妇女学跳舞,一旦中元节或神诞时,则是村民进行宗教膜拜的地方,一举数得。这和过去,村民是在草场进行膜拜仪式,遇到下雨天,往往淋个落汤鸡的窘境大相逕庭。他指出,拿督公庙原是在老树下的一个小神龛,后来,雷电击倒老树,居民砍掉树,扩建拿督公庙,形成庙里有“大树干”的“奇景”。“邮政局以前是地母庙,当年还是在人家的亚答屋当庙,后来,有杂货店老板捐地,地母庙才搬移到现址,即海鱼路(Jln Demuduk)。”现年73岁的李清树认为,嘉亨最大的变化之一是大学生很多。他如数家珍地数算谁家的孩子是博士,发现当地华裔居民不及万人,却孕育出至少11个博士,何国忠就是其中一人。他还是何国忠小学的科学老师。他说,当年的何国忠的表现看来是“没什幺读书”,但考试成绩都超过90分。其他的一些博士在小学的表现也乏善可陈,升上中学后,学业表现都突飞猛进,令人讶异。但当地也逃离不了“人口外流”的问题,使小学的学生人数在近年来皆维持在逾500名左右。2009年的学生人数终突破600大关,达630人。嘉亨?加亨?很多人不知道嘉亨在哪里,更不知道“嘉亨”、“加亨”和“加烘”指的是同一个地方。根据老一辈的说法,“嘉亨”的命名典故源自两个小地方,当年这两个小地方人满为患,大家就迁到现有的地方居住,地名就从这两个小地方的名字各取一个字,成了“嘉亨”,只是这两个小地方的名字已不可考。李清树说,80年代中,简体字开始推行后,有人为了简单,取“嘉”下面的“加”,写成“加亨”。于是,很多人知道“加亨”多过“嘉亨”。不过,“嘉亨”仍是“嘉亨”,铁证就是“嘉亨国民型华小”,华教元老拿督沈慕羽就亲自为校名题字,此字目前悬挂在小学的办公楼前,一目了然。至于“加烘”则是从福建话的谐音转换过来,丰盛港巴士就以此为中文译名。随着时间的消逝,巴士公司也把“加烘”改成“加亨”,与时并进。数字化地方俗称在嘉亨,若你听到有人说:“我刚刚从‘23半’回来。”可能听得一头雾水,“23半”是指嘉亨国中(SMK Kahang)一带,距离小镇约1公里半。其他的数字化的地方俗称尚有“17支”、“24支”及“28支”等。“17支”是一个数十户华裔居民聚居的地方,属偏辟地区,距离小镇约1个小时半的路程。“24支”有个别称为“小福州”,以华裔和印裔佔多数,华裔居民多是从实兆远迁至,原有百来户人家。近几年来,很多居民迁至花园住宅区,只剩逾廿多户。“28支”是马来甘榜,此间也距离“加亨有机稻米农场”不远。/副刊‧报导:黄秀仪‧2008.10.11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