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入歧途、无视道德底线,文明人的生活是这样来的

时间:2020-08-06

误入歧途、无视道德底线,文明人的生活是这样来的

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一名「抗拒毒品滥用教育」(DARE),也就是要教我们「向毒品说不」的长官莅临我们教室演讲,他要宣传的是麻醉药品的危险性。有两个月的时间,他会每週来学校一遍,每次来都会带着上头画着毒品的海报,然后按部就班地带我们「领略」麻药的各种「真相」。关于 MADA2 会如何在我们的脑子里钻洞,乃至于人如何吸大麻吸到精神错乱而杀人,我确定我学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。但别误会,我并没有觉得那些课上得莫名其妙,因为德州普拉诺(Plano)除了是我的故乡,也是当年美国的「海洛因首都」。光是小五那一年,普拉诺就有十名年轻的孩子因为海洛因吸食过量而死。

为《滚石杂誌》(Rolling Stone)撰稿的麦克.葛雷(Mike Gray)发明了一个词叫做「德州海洛因大屠杀」,而我不少老师都多少认识这场屠杀中的年轻死难者。这事件让美国每座城市里的为人父母者都吓得屁滚尿流。也因为如此,我们的毒品防治教育变成了一个散播恐惧的过程,然后开始见神杀神,见佛杀佛。任何酒精或毒品,只要有一点点滥用的可能,就会被视为是一个可能的漏洞,都可以把死亡一点一滴注射到我们体内。到了 DARE 课程的尾声,我跟每个同学都签了一张合约,内容是保证我们这辈子都滴酒/毒不沾。

DARE 提倡的态度是「清醒才是真爽」,但这样的观念并没有陪着我成长。事实上大部分的孩子应该都没有把这样的态度放在心上。二○○九年的一项研究分析了 DARE 课程的效果,结论是有上过 DARE 也好,没上过DARE也罢,青少年对毒品的好奇心都不会受到影响。

像我就是个好奇心启蒙很早的「菸酒生」。我第一次喝酒是十七岁,吸第一口大麻烟是十九岁,然后从大麻烟升级到迷幻药只多花了两个月。当时有一个朋友陪我,我们一起狂嗑了一种处于实验阶段的「化学物质」叫 Ci,这玩意儿之所以不犯法,是因为它太新了,所以当时还没有法律可判违法。卖这东西给我朋友的是一家很诡异的加拿大公司,而且他们收的还不是加币,而是比特币(Bitcoin)的前身。在我跟二十一世纪一大票麻醉药品谈起恋爱时,美国政府也慢慢从「大麻战争」中撤军,并且睽违一个世代,老大不情愿地又重新核准起迷幻药品的医学应用研究。

这样的小发展,说明了大势所趋。公众已经开始体会到许多曾经被我们说成「不检点」的事情,也并非一无是处。二○○三年,性工作的医疗价值获得了认可,主要是「性代理」(性代理人会真枪实弹地与病人从事性行为,以便帮助他们排除特定的性功能障碍)已经在全美宣告合法。正面裸露跟坦蕩蕩的性事桥段已经从色情的範畴与少数的艺术电影,跨足到小萤幕上若干当红影集的主角戏份。至于对麻醉药品,美国的国情也在不知不觉中从「坚决说不」过渡到「偶尔来一下也无妨」。

「偏差行为」慢慢找回了舆论的同情。近几年来,你可能曾读到过不少文章是类似的看法。像在二○一三年,《纽约时报》(The New York Times)刊载过一篇文章叫〈啤酒为文明之母〉(How Beer Gave Us Civilization),当中就宣称人类远祖会以农耕生活定居下来,就是为了想多酿点美酒来喝个痛快。我后来有找到这篇文章幕后的科学家并与他聊聊,他说真正的理论才没有这幺无聊。按照他的讲法,催生出文明靠的不是「啤酒」一己之力,而是为了摆出排场更大,口味更好的宴席¬──没错,是来搭配啤酒¬──的这种欲望,这才是人类文明诞生的重要起点。

这幺说一点都不浮夸。我们开始建立群居,最后建立起城镇乃至于都市,初衷其实就是想开趴。

各位看官,我承认我很宅。我只要发现自己喜欢一样东西(以此处而言是「吃喝嫖毒样样来」),直觉的反应就是找书来看,而且是狼吞虎嚥地看。靠着无差别阅读,我得知女权在历史上的一大胜利,得归功于一位后来以皇后之尊母仪天下的妓女,也发现了现代的基因科学能得以成形,是因为两名不同科学家吸了迷幻药而不能自己。

我一边学习到「放弃道德底线」是如何推着人类历史朝好的方向发展,一边读到了如今早已失传,但古人曾以此纵情的把戏。老实说,我觉得很佩服,受到启发。我带着实验精神,尝试了古代美洲原住民的「鼻烟管」;我按照衣索比亚人的风格吞下了「咖啡能量球」,四天没有进食,生命只靠混了大麦跟起司的葡萄酒维持,就只为了看这玩意儿能不能让我变身成圣贤先哲,搞懂希腊的哲理;我四处寻觅一款传说中的迷幻饮品的做法,据说是要把有毒的蝾螈淹死在酒里。

关于那些「我们不好意思公开说自己喜欢的事情」,我会在这本书里跟大家分享我的发现。希望藉此传颂的是那些经常醉醺醺的勇者,因为如今遍布全球的人类文明,一砖一瓦便是由他们堆起。这不仅是本传递知识的科普,也是本一步一步告诉你该怎幺做的食谱。只要看得懂字,你就能複製人类先祖把自己搞到醉醺醺的方式。我希望透过这本书,让读者们可以体会到在人类共同的历史长流里,「不当乖宝宝」是何等的重要,同时也能了解现代人有办法这幺嗨,是因为有前人的肩膀让我们踩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