昙花一现的咸与维新

时间:2020-07-15

来源:南方都市报

昙花一现的咸与维新

嘉庆当上了皇帝,隐忍了三年,待太上皇乾隆去世之后,以雷霆手段,铲除了大老虎和珅。和珅之外,各类贪腐大小老虎,嘉庆陆续打了不少。嘉庆整顿吏治,打击贪腐,起到了一定的效果,暂时剎住了乾隆晚期官吏贪腐的风气。同时嘉庆严查各省钱粮亏空,治河赈灾,体察民情,减免税收,裁减冗员,让世人顿有「咸与维新」之感。改革春风,扑面而来。

然而,嘉庆初期出现的「咸与维新」,却没有给大清国带来根本性的变化,在官吏选拔任用、官制设置、国库管理、农商政策等方面,嘉庆没有做任何实质性的变革,他的「咸与维新」政策,只是治标,而不能治本。「咸与维新」短期能挽回些许颓势,但不能避免清廷走向衰败。

在做皇子的时代,嘉庆就已表现了他守成的倾向,在一首诗中他曾写道:「守成继圣王,功德尽巍峨。」在扳倒和珅之后,就如何选拔人才,嘉庆指出:「自当率循旧章举行。」嘉庆六年二月,嘉庆在谕旨中宣称:「列圣旧章,自当恪守。」在嘉庆所作的《守成论》中,他系统地阐述了守成思想。「守成二字,所系至重」,之所以要守成,原因很多:其一,嘉定认为开国君主都神武过人,大清国尤甚,祖宗所订立的规章制度完美绝伦,后世只需好好守着就是了。其二,如果妄行改革,则祸福难测。唐宋以来,凡提倡改革的君主都没有好下场。在他看来,守成关係到王朝兴亡,不守成者,天必亡之,「亡国之君皆由于不肯守成也」。

《守成论》是嘉庆的执政宣言,是嘉庆一朝乃至后世皇帝的执政纲领。守成的后果是,该怎样还是怎样。既然官员任用机制不能变革,选用的多数还是庸碌之徒。当运动式的反腐结束之后,官员们照样贪污。既然不能开源节流,国库照样还是拮据。当欧洲开始工业革命时,清国还在原地踏步。嘉庆面临的现实情况却是怎样?

大清国万千民众所面临的根本问题,还是吃饭,要吃饭就得有地种,所以「耕者有其田,人人有饭吃」成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最高理想。但要吃口饭,要吃饱饭,是如此的不易。这需要老天蒙恩,风调雨顺,有所产出;这需要圣王垂恩,与民休息,降低税赋;这需要政府抑制豪强,控制兼併。假设这一切都能做到,农民仍面临着一个棘手问题,这就是不断增长的人口数量与有限土地之间的矛盾,这是无法克服的。

乾隆五十五年人口曾达三亿零七百四十六万,嘉庆时的人口一直维持在三亿左右,到了嘉庆末年则激增至三亿五千万。嘉庆时期的大学者洪亮吉经过实际考察后认为,人口与土地的比例应为一比四,才能维持一家的生计,「十口之家,即须四十亩矣。」然而在嘉庆时期,人均佔有土地的面积却在不断下降。嘉庆十七年的数据为,人均拥有土地二点七亩,这些土地所产很难维持生活所需,很难餵饱肚皮。全国範围内有限土地与人口激增的矛盾,也是嘉庆年间无数民间起事的根源。

满人以外来民族而征服中原,为了维繫统治,其权力之集中前所未有,其对文化之镇压也空前绝后。无数苦痛的民众,在绝望之中只能寄希望于民间宗教,于是「无生老母,真空家乡」,「千年末世之劫」之类造说风传各地,无数人在此旗帜之下揭竿而起,向皇权发起挑战。面对此等颓势,此等困局,嘉庆无心也无力去做什幺大的改革,他的选择就是守成。

守成的嘉庆,在方方面面都以祖先成法为依据,时刻遵循不敢逾越。历代帝王的实录,成为了嘉庆晚年执政的依据。每个皇帝死后都要编撰实录,编排实录的本意是作为档案而加以保存,不想在嘉庆看来,这实录却成为现实执政的根据。

嘉庆遵守祖宗成法到了极致,就连他挑选秀女,也要到实录中参考祖先的做法,不知他对女人的口味,是否与他的祖先们一样?对于编排实录的官员,嘉庆予以了特别厚爱。嘉庆四年,考虑到天气寒冷,实录馆的工作人员仍要日夜编撰。嘉庆特指示,在冬腊正三月,每月额外加赏五十两银子,作为取暖费用。

实录成为嘉庆手中的万能宝典,儘管前所未有的难题不断涌现,但只要一恭阅祖先皇帝们的实录,嘉庆立即能从祖先身上汲取经验,加以处置。然而时代不同,人物不同,祖先们的成法、做法业已过时。古人云半部论语治天下,靠论语治天下,嘉庆没有那份天资,他有的是勤奋,有的是翻阅列祖列宗实录的刻苦精神,在他手中,实录可治天下。他骄傲地宣称:「朕综理庶政,无不率由旧章。」

不断增长的人口数量与有限土地之间的矛盾,便表现为中国历代王朝的周期兴亡率。王朝末期,农民起义,不断残杀,消耗掉过剩的人口,随后新的王朝建立,默默等待下一个轮迴。

除了自我残杀之外,难道就没有其他道路吗?有,而且有两条道路。一条道路是向外扩张,通过掠夺土地来满足人口的需要。但这种扩张是有条件的,除了周边有足够土地和资源外,扩张者自身必须有足够实力去战胜被征服者,否则这种扩张就成了自杀。另一条道路,就是通过贸易使生产专业化,通过出口刺激其他行业发展,诸如製造业、商业、银行业等,并由此产生适应经济发展的政治组织及商业制度。最终,由于工商业的充分发展,导致一场经济和政治上的全面革命。这种革命给人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,使人类从古老的无法解脱的循环中挣脱出,这条道路,是工业革命后西方所经历的道路。

但在古代中国,却不可能选择这条道路,相反还打击、压抑向这条道路发展的倾向。历代王朝重农抑商的根本原因,乃是从商业发达中所产生的可能与变化,必然会终结以皇帝为中心的王朝统治。而採取以农为本、重农抑商的政策,虽然从长久来看,王朝终究逃不开覆灭的命运,但总归能延续几代子孙的无上富贵荣华,而不幸与苦难,则由王朝的末代帝王来承载。

风雨飘摇之中,时间走到了嘉庆二十五年。此年,嘉庆去世。他死后,哪管洪水滔天。

2015年10月25日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