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难的,不是原谅

时间:2020-07-16

最难的,不是原谅

Q:帖子都发了,可以不结婚吗?
A:没有几个出席喜宴的人真的看好谁。当妳把婚宴取消,也许不少人在心底是很佩服你们的,因为怕难堪而结婚对你们才是最难堪。

Q:我是否该放手等她?
A:伟大的爱情都是与伤痛同在的,如果妳问我值不值得放手等,不如由我改问妳,妳相不相信可以放手爱。

Q:老公没了心,该留下吗?
A:要,就要有能力让对方心甘情愿的给。要夺回爱,妳以为是靠大老婆的身分吗?还是道德或法律?其实靠的是真材实料的魅力。

——许常德《爱情答非所问》

六月,Womany女人迷网站和Readmoo合作了一个「婚不婚?Let’s marry me!」活动,为最适合婚礼的六月,精选了一系列爱情与婚姻的选书,让想婚族、不婚族与豫婚族都能从中找到问题的解答。
选书有的专业、有的轻鬆,有的谈婚论嫁,有的谈情说爱,而这本由知名音乐人许常德所着的《爱情答非所问》里,列出来的几个问题,却让我一看就想到一段尘封的记忆。

曾经有个朋友,在婚前三个月发现未婚夫瞒着她的另外一段关係,我在另一个城市里接到她哭着打来说婚礼无限期延后的电话,然后在一週后,接到她的讯息,说婚礼如期举行。
我回拨电话,这次换我哭得不能自己。自小单亲被外婆养大的朋友,因为「婚纱都拍了,喜帖也寄了,我不能让我外婆担心」的原因,选择自己把碎了一地的心硬生生再吞回去。
我记得当时威胁她说:妳敢这样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开玩笑,我是不会当妳伴娘的!

一辈子那幺长,年轻时那幺傻,谁没有爱上过几个人渣?婚后发现自己的枕边人是个渣都还能离婚,岂有婚前发现了伊人或郎君分明是渣还要硬逼自己吞下去的道理?「他其实没有那幺坏⋯⋯」「他其实对我也不错⋯⋯」这些辩词不是出自那个需要被原谅的人,而是出自想要逼自己吞渣的你,而那些自我说服都可以转个方向毫不违和地变成「他其实没有那幺好。」「他其实对别人比对我还要好。」

被自己的话噎得哑口无言之际,你真的还吞得下渣吗?

话再说回来,「谁都会爱上几个人渣」这句话,反过来想也是「谁都可能当过几次人渣」。无论自己被伤透了心,或者伤透了对方的心,想要继续这段感情,最难的不是「我们继续在一起吧」那个决定,而是原谅之后,要如何不带阴影不碰伤口地活下去。往后任何风吹草动、铃响两声没接电话,讯息已读不回或乾脆不读不回,都可能引线一般直接点燃已有充足经验支持的怀疑,燃烧得更快更烈,而那个「被原谅」的一方,则可能因为真的没做什幺事而烦躁或因为做了什幺事而心虚,总之很容易不耐烦,而两人之间更容易因此争吵。

当然,也有温柔懂事心智成熟的人,选择原谅以后,会努力找回从前的信任,不翻旧帐伤人,依然无条件信任对方说的任何一句话:喔那时我在睡觉,我在没有收讯的餐厅,我在工作不方便接手机,我⋯⋯

克服了原谅,克服了比原谅更难克服的猜忌怀疑,这样的人,就理当得到一份值得信任的感情吗?呸,没这回事。

爱情里的每一个念头都是赌注,决定原谅是赌,决定信任是赌,决定背叛是赌,决定多重背叛则是⋯⋯呃,应该已经超越赌的範围,可以委婉称之为放弃治疗了。而任何一个决定失败后的「再决定」,则永远会比上一次艰难百倍,倍数以等比级数成长。

你要原谅吗?你懂原谅吗?你能接受得起对方的原谅吗?还是一切说出口的我原谅你与我不会再伤害你,都只是当下情绪化的走一步算一步?只是一时气不过、捨不得、放不下,却与「我爱你」并无关係?

一开始的那个故事里,最后朋友还是如期结婚了,我拗不过她的拜託与多年好友交情,还是当了伴娘,只是从头到晚都眼眶泛红恶狠狠地盯着新郎,最后他们经历了许多波折,目前还维持着婚姻关係,至于这婚姻关係的品质,我不确定,因为朋友老公知道我当初奋力阻止他们结婚以后,就不太喜欢朋友跟我联络了。

太多人问「如果这次原谅了,我就可以得到幸福吗?」,这样的问题不只无法预测,更是捨本逐末,能不能幸福这回事不完全是运气或赌注,很高的机率,其实是取决于双方的心理品质。

爱情之所以答非所问,也许是因为,你总是问错问题。

《爱情答非所问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ablo Fernández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