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良树话当年‧专栏作者做遍报界各职‧43年看破人情冷暖

时间:2020-07-17

李良树话当年‧专栏作者做遍报界各职‧43年看破人情冷暖在报界逾四十年,写专栏也写了近十年,从记者到专栏作者,期间也升任副採访主任、当过广告部经理、任过新闻编辑,还做过办事处经理,在报界最后的职位是公关经理,看着中文报业兴衰起落,看尽人生百态,今年74岁的老报人李良树回首话当年,仍掩不住`时不我予’的哀愁,感慨社会过于现实,感叹人情冷暖自知,言语间除了唏嘘,却藏匿不住内心那股失落的旧日情感。他从六十年代加入《星槟日报》成为媒体人,2004年告别报界时,最后一站就是《》。在报界前后长达四十三年,虽然对前尘往事仍记忆犹新,但如果让他再回到从前,如果还有选择的机会,他说他不会选择投身报界。约了74岁的报界老前辈李良树在午后的咖啡店里谈他的黄金岁月,他準时的坐在那里,依旧高高瘦瘦的他,戴着一副银框眼镜,灰白的头髮,整齐的穿着,精神奕奕的向我们打招呼。说话的时候,他的声音其实不是很宏亮,却有一股气势存在,是的,后来听他话说从前,言语间总让人感觉像是有一股气,这股气我不敢说是怨气,是予人一种带有时不我予、淡淡的哀愁的感觉。李良树是槟城老报人,九十年代在报章上写过很多专栏,相信迄今还有不少读者会记得他的名字。那时候他的专栏每天都见报端,叙述升斗民生活里的趣事闹事,也写出政客们的真假好坏。只是依据他所言,他的作品最后却抵不过时代的变迁,人事的变化而被淘汰了。他看尽人生百态,写着人生百态,最后自己也得面对人生百态。退休转当产业经纪掩不住心中的失落感,今天即使已经从报界退休多年,也转行做了产业经纪人,但他形容自己是不会赚大钱的产业经纪,因为在报界逗留的时间太长了,习惯了忠于事实的工作环境,转行做产业经纪就输在口才,不擅于推销技巧,说白了,就是太诚实也就赚不了吃!“以前做新闻时培养出来的实事求是精神,其实对后来的工作都很不利,因为难以变通。写新闻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都是可靠的事实。做产业经纪,其实也像做推销员,需要有变通的口才,也要有销售的技巧,带客户去看房子时,被人问到会不会淹水?会不会塞车?房子是不是西照?我还是会坦白相告,这东西是骗不了人的,我不能说得天花乱坠,待客户买下房子搬进去住后,要是发现和我所说的有出入,那岂不是要被人骂到半死!”李良树直言自己年轻时其实并不爱读书,高挑的身段和俊秀的长相,符合许多女同学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。高三毕业后他就到印刷馆做校对员兼收账员,后来看见《星槟日报》招聘记者,受到哥哥的鼓励,也在哥哥一班文化界朋友的推荐下,他才成功进入《星槟日报》当记者。那年是1961年的事。“其实我除了华文还可以外,英文和马来文都不行,但我就是很想当记者,刚进入《星槟日报》当记者时也遇过不少难题,但每次都还是可以迎刃而解,后来还升为副採访主任,也当过广告经理,一切好像莫名其妙的发生了。”说起前尘往事,李良树记忆犹新,说是莫名其妙,其实当中过程,相信还是他自己最清楚。专栏记述生活百态李良树写专栏是后来的事,而且一写就好几年。从1997年到2004年,从旧东家到新东家,每天写一篇,一週六篇,每篇平均有一千字,在那几年里,他已经写了数十万字数的专栏,这些专栏记述着从小市井的生活,还有政治时势课题,从民生问题到民间习俗,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百态都在他笔下成文。当了粉丝万事通词典“我退休离开报界后其实仍有在写一些文章,可是投的稿都被投篮了!我写的东西被指落伍了,可悲的是当我改用笔名投稿时,却还可以被刊用!”对于这样的遭遇,他认为是年轻一代的价值观不同了,以致他写的文章难以获得共鸣。不过,写了那幺多年专栏,当然也累积了一群忠实粉丝,他说现在有时走在街上还会被读者认出,有些读者会关心他为何不写了,也有读者会把他当成万事通词典,遇到不懂的词汇会跑来请教他。“我也是人嘛,当然有时也会有不懂的时候,但我很乐意帮他们去查证,所以有时候我会跟他们拿电话号码,待我回去查,了解清楚后再告诉他们答案,自己也可以趁机学习新东西。”家中人丁单薄成遗憾长得高高瘦瘦的李良树笑言,他的体重从年轻到老从没超125磅,像他这样天生吃不胖的体质,相信也是许多女人一生都在追求的梦想!李良树和妻子育有一子,儿子已婚多年,但没生儿育女,家里人丁单薄的他不讳言,没有孙子抱,老年生活确是有遗憾的,但这也是无法强求的事。李良树和太太多年前曾考虑过要移民,1996年,夫妻俩还曾跑到加拿大读书,拿了一年的英语课程,为移民加拿大而舖路。“后来因为太太在加拿大住不惯,我们又搬回来槟城了。”但他说,那一年的英语课程让他们有机会认识了不少外国朋友,倒是一个值得回忆的美好经验。网络新闻真假难分许是职业病使然,多数老报人即使人不在报界了,仍心繫报业的发展,对报章上的新闻处理方式还是会特别留意,也会有自己的一番见解,李良树这个老报人当然也不例外。“现在报章新闻和过去的操作模式已经完全不一样了!就说封面新闻,以前封面新闻都是一板一眼的处理,会登上封面的新闻都必然是严肃课题,不是国家大事,就是国际要闻,哪里会像现在这样,连八卦桃色新闻都可以登上封面版。”儘管现在网络消息比报纸来得多且快,但李良树说他不爱看网络新闻,每天还是会阅报。他说:“网络新闻真假难分,我不想费神去挑选和淘汰网上的消息,不如直接看报章刊出的新闻,也比较全面性。”外界对记者心存顾虑李良树早在1986年已经考获产业经纪执照,但真正投入这行业是从报界退休后的事。他坦言,其实卖产业并不是他的强项,年轻新人的业绩往往都比他来得好。“人家说我当过记者应该相识满天下,但我认为就因为曾是记者身份反而不利于做这行。为甚幺?因为要买卖产业的人很多都注重隐私,他们会以为我当过记者,认识的人也一定很多,怕我会去帮他们“宣传”,让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产业!而要卖产业的人,特别是如有面对财务状况,要拍卖房子问题者,更不想让人知道这不光彩的时候。”他强调,其实各行有各行的职业道德,工作也要有专业口德,不会随便泄露客户的隐私,无奈外界人对记者身份存有太多顾虑。报界四十几年有起有落在报界四十几年,有起有落的人生让李良树感慨万千,说到人生如果有机会重来,他就说自己不会再选择报界了,因为这行太现实了。“其实指退休报人生活悲哀或处境堪怜也不尽然,只是各自际遇不同。有的人转行后在其他领域更上一层楼;有者遇贵人扶持,有高人指点,脱离报界后反而是人生的一大转捩点;当然打不破局面,郁郁而终的也大有人在。离开报界,从零做起,最后闯出一个春天来的也不鲜见。”挂念报界老战友提起报界老战友,他说除了已经去世的,有些老朋友也已经退休移民外地,含饴弄孙去了;有部份也正在面对健康问题,只有少部份还在报界里服务。“幸好我迄今还没有患上老人痴呆症,记忆和思维还是一清二楚,我在报业工作的时间相当长,所以现在对老同事还一直非常挂念和惦记,每每午夜梦迴,还是会回想在报界半世纪的风雨路,还有周围同业朋友们最后的归宿,都教人怀念。”/副刊‧报道:黄碧丝‧2014.08.08

相关推荐